王弄书功在菩提

  • warning: Parameter 1 to theme_field() expected to be a reference, value given in /home3/phortay/public_html/includes/theme.inc on line 171.
  • warning: Parameter 1 to theme_field() expected to be a reference, value given in /home3/phortay/public_html/includes/theme.inc on line 171.
  • warning: Parameter 1 to theme_field() expected to be a reference, value given in /home3/phortay/public_html/includes/theme.inc on line 171.
  • warning: Parameter 1 to theme_field() expected to be a reference, value given in /home3/phortay/public_html/includes/theme.inc on line 171.

王弄书功在菩提
拿督许平等局绅著 / 张少宽编

和平后义务小学亦恢复生气,大约是1950年,胡文虎先生从新加坡到来槟城视察业务(即《星槟日报》及永安堂代理)王弄书居士探听到胡文虎下榻于现代旅社,即邀吴人俊和我前往拜访。由于王弄书战前曾在仰光女子学校担任过校长,吴人俊是该校高材生,品学特优的一位,胡文虎则身为学校的负责人。这之前,我与胡先生素未谋面。

经寒暄后,颇有他乡遇故知的欣悦。王弄书提起菩提义务小学的创办及现况,并告知为当地贫穷家庭栽培子弟等善举。

胡文虎频频点头,然后问及佛殿及小学课室的兴建,需款若干。我们答以约30万元,他竟毫无考虑地应允全部负责,大家闻言,无不皆大欢喜。

回来后和陈文炳兄讨论进行事宜,推举苏承球先生担任筹委会主席,进行募捐及招标兴建。我和苏先生,文炳兄对建筑工程一窍不通,交由火炎弟督工。他不但竭尽所能,昼夜辛苦,有次在屋顶上失慎掉下,腿骨折断,经过相当时日的治疗,才告复原。

菩提学院和菩提小学,既已建竣,王弄书先生大发愿心,提倡增建中学。我以兹事体大,须谨慎从事。但她却亲身前往香港去见胡文虎夫人陈金枝女士,斯时,胡老先生已逝世。陈女士竟然一口答允慨捐7万元为首倡,并要求礼堂悬上“胡文虎纪念堂”(以前胡文虎所捐的30万元,係纪念其已故胞弟胡文豹者,鹣鲽情深,不难想见。)

菩提董事会主席,这时由连裕祥担任,他率先认捐2万元,众董事亦慷慨解囊,集腋成裘,不旋踵间已湊足预定之数目。兴建工程仍然全由火炎弟监督进行。

火炎弟对筹款工作,非常热心,据粗略统计,槟州社会从1971年至83年之间,捐献教育慈善的义款约达4千万元以上,其中包括骆文秀对南华医院特别捐献7百余万元之外,其中的80%仙係出自火炎弟奔走勤捐的。而菩提中小学兴建时,他春秋正盛,亦牛刀小试。

菩中既拥有堂皇校舍,不久教育法令颁佈,规定校长须有大学毕业文凭,方合资格。王弄书虽满腹经纶,学问渊博,但没有此等文凭。事非得已,转而恳请由吴人俊掛名代攝校长职,实际工作仍由王老师负责。

可是,这不过是权宜之计而已,她经过考虑之后,觉得长久下去,不是办法,特亲自前往台湾物色适当人选;果然,礼聘到两位资深女教育家傅晴曦和颜菊容女士,董事部当然乐意支持。

傅校长,仪表庄严,谈吐文雅,涵养功深,毅力超人。她掌校后的表现,成绩可观。

王弄书功成身退,值得佩服,她退休后定居香港之九龙狮子山某小庵,与同乡人士倡办慈济医院,施医赠药,为贫苦病黎服务,仁风广播,令人起敬!

数年后(大约是1962年),人俊收到东印尼泗水友好杨人儔女士的电报,云有要事商权,希望我俩能依所定日期,到香港会师。

是时,已移居香港的王弄书老师的来函,则比人儔的电报较早,她在信中述及“身罗鼓胀”疾,已很沉重。我与人俊对王老师的老病十分关切,但关山遥阻,兼俗务缠身,分身乏术。幸有周善华小姐者,她自幼因人俊的推介,寄宿菩提学院,得王老师的照拂,读完中小学后,復到宝岛深造。毕业后返回菩提执教鞭。

当我们告知王老师的病况后,微求她同意,赴港奉侍王老师,来回机票由我负责,并代向董事部申请两个月假期。

周小姐听到王弄书的病情后,同样难过,乐意前往服侍,我们于是放下心头的大石。

接人儔的电报,急不及待,匆匆飞抵香江会面。先走访中环《星岛日报》的陈金枝女士,旧雨重逢,欣喜莫名。她搁下百忙中的事,陪我俩赶到九龙狮子山麓王老师住处。

王老师见我们联决到来,出乎意表,喜出望外。我们看见王老师被病魔折磨到骨瘦如豺,面无血色,腹部肿胀如鼓,身抱沉疴的她,犹不忘菩提小学的近况,尤其对子根、功化兄妹的成绩优异,大感快慰,脸上绽出欢欣的笑容。

我们坐了片刻,《星岛日报》主持人胡仙来电称,已在某酒楼设午餐。于是向王老师告别,约言下午4时再来继续未竟之谈。不意当我们依时到来狮子山,老师已溘然长逝,魂归极乐。

伟哉,王弄书一生为教育事业,鞠躬尽瘁,抱独身主义,以致身后凄凉,如果不是善华仗义随侍在侧,我与人俊适时在港,得以亲视含殓 ;不然,她凄其后事,更难形容!

我们有幸参与善后工作,得瞻遗容,联合狮子山各住持和慈济同仁,遵照佛教仪式火化。以后岁月,仍与慈济当局维持联系,迄至1976年人俊西归后,才停止。

至于杨人儔电商之事,原来是为其长女玉玲,与黄鸿美举行订婚,要我俩参与贵宾行列。

住港10天,“红白”大事齐来,亦人生殊遇!

关于菩提后来的兴革,多赖傅校长与董事部的合作无间,有以致之;附设的幼儿园,以及由颜菊容主校的独中,得以平衡发展。逐年毕业的学生,不计其数,凡在本校受过熏陶,其在品德与修养,皆能独树一帜,为母校争光。

傅校长的任期,因董事部与教育局办交涉,破例延长服务至70岁才荣休。继任者有谢缉熙及林银海先生,均为菩提做出积极贡献,可惜谢校长英年早逝,林校长被教育局调升至北海钟灵中学掌校,遗缺则由杨裕发先生接任。

菩提董事部的组织,早年虽有数位方外人的参与,其后逐渐引退,只剩慈华姑以菩提学院代表身份加入董事会,我为主席,自惭滥竽充数,理应虚位以让贤路。只是火炎弟为首的诸友好,坚持留任,可能因为菩提的发展历史,与我关系深刻,及安慰老人晚年而出此下策。其实,近10年来完全依赖炎弟的实际领导,各董事的和衷共济,鼎力支持,其中以蔡银洪,陈明华,黄协发诸位最具热心;而傅校长之慧力与爱心,似有一股无形助力加以推动。愿我佛慈悲,赐各位健康,长寿,菩提的发展,永远与时日俱进。

原载 《平等的回忆》
1999年5月出版